医美共享医院来了,整形医生自主创业,看着很美

编辑:上海ido整形医院 -

  要做医美医生的创业孵化器。中国“共享经济”领先于世界,单车、图书、雨伞、充电宝、奢侈品……现如今,医美也加入了“共享”大军。

  近日,由医美连锁机构联合丽格和互联网医美平台新氧共同投资建立的医美共享医院——联合丽格第二医疗美容医院(以下简称“丽格二院”)投入运营,共享医疗模式在中国医美领域正式落地。

  

 

医美共享医院来了,医生创业者“拎包入驻”做整形成现实

 

 

  联合丽格第二医疗美容医院

  据联合丽格集团董事长李滨介绍,作为线下“共享医疗”承接平台,丽格二院设有实验室、手术室、非手术诊疗室及口腔诊疗室,并向医生全部开放,且提供护士、麻醉、甚至病房等,满足医生在多点执业或创业的场所和手术中提供配套需求;线上则由美大夫平台为患者提供在线问诊、预约随访、线下诊疗,为挖掘医生专长项目,在平台上为其提供个人展示平台——全面背景信息、真实用户评价和基于用户评价的排名和推荐等。在整个服务过程中,丽格二院只需要“按时计费”。

  

医美共享医院来了,医生创业者“拎包入驻”做整形成现实

 

  联合丽格集团董事长李滨和新氧CEO金星

  近年来,国内医美行业发展迅速,医美消费数量跃居世界首位,市场规模持续扩大的情况下,医美企业注册数量持续增长。根据天眼查数据,仅2019年内注册成立的医美企业就有近20000家。与此同时,医美行业也面临消费者信任度不高、经营困难等难题。有数据显示,2015年后注册成立的50000余家医美企业有五成已经注销或者徘徊在倒闭边缘。

  李滨表示,在这样的现实条件下,“共享医美”模式是破解行业困局的重要手段。其一,它能让医生“轻装上阵”地创业;其二,让医患联系更紧密、医美更透明而高效,从而让求美者享受更高性价比的服务;其三,通过可追溯的机制挤压“灰色医美”的生存空间,以有效降低医疗风险;其四,集约化的经营模式也能降低行业成本。

  如新氧CEO金星所言,“如果医生在一家大型民营医院工作,每做一台手术,拿到的奖金是这台手术金额的5%到10%。以一台一万元的手术为例,医生除基本工资外只能赚到500-1000元。即便选择了自主创业,但开诊所后发现付出和所得并不成正比:开诊所也要投入大量成本,包括30%到40%是营销费用,20%是耗材和设备的费用,10%左右是医护人员的费用,10%房租费用。”

  共享医疗在中国潜能巨大

  其实,共享医疗早已不是新概念,目前在发达国家称得上是一种较为普遍的经营模式,它在提高医疗效率同时,也为医疗节省很多开支。

  目前,在美国有超过5500个联邦医保认证的ASC(Ambulatory Surgery Centers 共享医疗),与医院手术相比,ASC节省了大量费用,每年为美国的医疗保健开支节省400亿美元。另外,全球门诊手术中心市场价值600亿美元,预估2017年到2025年,ASC市场将以每年5.5%的复合增长率增长,预计2019年ASC在美国的总收入为320亿美元。

  李滨认为,越来越多的手术开始从住院部转移到门诊和手术中心,共享医疗在中国蕴含着巨大的潜能;不过在中国,共享医疗并不在医保覆盖范围内,由患者自担成本的服务项目目前更适合落地,医美作为消费医疗的“老大”会有相当大的发展空间。

  因此早在2014年,李滨便萌生了建设医美共享医院的想法,但彼时医生“飞刀”、“走穴”的政策还未明朗,直到现在政策土壤才完全具备。

  不过,共享医院不用于一般的综合医院或专科经验,如何经营和管理是摆在眼前的现实难题,“譬如手术室如何管理、医生做完项目后如何消毒、如何快速迎接下一个医生、如何配备护士团队和麻醉师团队,各种耗材和药品的供给等等,非常复杂”。

  为了更快地跑通模式,丽格二院特聘请了有多年医院管理经验的北京富驰投资咨询公司合伙人Martin先生担任院长,希望将美国的共享医院模式在中国进行本土化。据李滨介绍,丽格二院目前证照齐全,具备操作三级手术的资质。

  

医美共享医院来了,医生创业者“拎包入驻”做整形成现实

 

  面向三类对象,让医生IP有效落地

  共享医疗的前景固然是好的,那针对目前中国医美产业的发展阶段,是否有足够的医生和患者为此买账呢?李滨介绍到,该共享医院主要针对三类对象:

  第一类,自由执业医生。他们未来会走向创业之路,共享医院有可能成为创业孵化器,还能通过线上问诊平台获取客户降低成本,从而让医生轻装创业;

  第二类,条件受限的小机构。共享医疗设备最齐全,能为小机构提供他们缺少的条件和设施,从而更好地为自身患者提供全面优质的服务;

  第三类,渠道医院。它让以往的渠道能够“洗白”,即在有阳光和有监管的方式下盈利赚钱,因为医生与共享医院是合作关系,医院会对医生准入进行更严格的限制。

  那如何解决患者对医生的信任问题呢?金星表示,这很依赖于医生的个人IP。

  他指出,首先,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医生有太多的渠道可以建立个人品牌,譬如各种自媒体,包括微博、知乎等运营个人IP;其次,部分医生本身就有职称和公立大医院的背书,对消费者也有公信力和吸引力;其三,新氧也会对医生进行精细化运营,包括用短视频、直播或者视频面诊方式帮助医生进一步触达消费者,也帮助医生结合个人优势和特色做定位和规划,比如专攻隆鼻。

  金星告诉36氪,这也和新氧的整体战略有关,即将运营的颗粒度下沉——从以前以医院为合作主体,延伸到以医生为主体展开合作。“而打造好医生IP后,共享医院恰恰给了医生IP绝佳的落地场地,要知道,过去,有治疗能力的医生在手术选择上的自主权非常小,在这样的模式下也能更有用武之地。”

  医疗责任划分是关键

  不过毕竟不同于普通的综合医院,需要对医生、科室、医疗项目等进行综合管理,医院需要承担所有的医疗风险和医疗责任;那在对医生缺乏强制行政力量干预的共享模式下,共享医院要如何厘清医疗责任归属和规避医疗风险呢?

  对此,李滨指出,目前还是丽格二院承担第一责任,但为了降低运营风险,公司也为入驻医生制定了严格的入驻标准,包括医生必须要购买医疗责任险和手术意外险,要合理合法地注册,备案精品术式(会进行背景调查),以及严格遵守手术规范等。

  

医美共享医院来了,医生创业者“拎包入驻”做整形成现实

 

  丽格二院的“共享手术室”

  他坦言,受限于国民意识不够,要把保险机制彻底真正引入医美行业还面临很多阻碍,因此会用综合的干预手段来规避风险。

  “我们发现你有问题的时候会有上级医生帮你解决问题,在手术台上就帮你解决掉;我们还有非常好的麻醉医生团队,也会监督手术的过程,过程中一旦出现问题,会有专家组成员帮他解决问题;还会统一采购药品和耗材,避免产品不合规的问题。总之,我们也通过这些实践慢慢摸索出一套行之有效的医疗质量管控的体系。”

  李滨透露,这种模式也得到了医生群体的积极响应,“在没开业之前已经有跟上百个医生签了合作协议”,而目前丽格二院能支持100多个医生同时“活跃”。而就长远规划来看,李滨也透露了他的“野心”,即丽格二院未来是想打造成Doctor Mall,支持医生办公和手术,从而给医生提供一种新的创业可能,未来联合丽格集团旗下的小诊所也能承接其自主创业的需求。

  文章由网友上传,若侵权,联系即可删除,请您为其标注导航 www.52baiduseo.cn 感谢您的支持!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